新闻动态

NEWS

家政服务道路还长,前景值得期待

发表日期:2019-05-29 20:48 【返回】
    她始终记得自己接手的第一单生意是给当时的怀铁分局配电所拔草,她和2 名员工一起上阵,活儿半小时就干完了,起先说好工钱4 元,没想到对方觉得给得太少,结账时主动加到8 元,这让尹寅郦和她的姐妹一阵感动,越干越起劲,生意范围也渐渐扩大至洗外墙、地毯等等大型业务,不再满足于搞卫生、做饭菜。初起炉灶,彼时的怀化市民对家政服务普遍还没个概念,尹寅郦的家家钟点服务被很多人认为是搞钟表修理的,亟待科普,好在当时怀化还没有市容市貌管理之类的说法,她为了说项市民、招揽业务,把服务电话做成小海报,拿出去满大街张贴,反正没人管没人罚,但贴着贴着就不行了,城市管理逐步规范了,管理部门开始明令不允许随意张贴牛皮癣,尹寅郦立马住手,不再到处张贴海报,转而通过口碑相传的办法,继续拓展服务纵深。
 
 
    搞这行不但要掌握第一手资料,还要经常学习。尹寅郦深有感触, 否则生意做不起来,也做不大。家家服务部开张才个把月,她就跑到长沙拜师学艺,回头依葫芦画瓢,不断积累经验。2006 年底至2007 年初,飞达、怀化火车站地区开始出现大量与家政服务有关的业务招标,尹寅郦却不会做标书,因此错失了很多机会。随即,她将服务部升格为湖南怀宇物业有限公司,担纲董事长一职,顺理成章地参加了中方新城很多家政类业务招标,大有斩获,公司也很快发展到拥有相对固定员工上千人,另有众多未签固定合同的月嫂、养老护理、育婴师等的规模,服务范畴扩充到保洁、保安、水电、绿化、陪护等。
 
    我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,越做越有味道,从没想过改行。尹寅郦直言不讳,如今其它很多行当都没有这个行当好做。两年前她还开办了怀宇职业培训学校,设6 个专业,已经培训了两千多人次,学员们经考试合格后,由人社部门颁发技能等级证书。
 
    貌似永远不会衰老的朝阳行业,很是感染、带动、捆绑了一批人,一批拥趸,甚而一批粉丝。 2 月28 日,记者在怀宇职业培训学校采访期间,遇到30 岁的罗英,她是中方县袁家镇人,当时正在接受育婴师专业培训,她说自己很快就要考取育婴师证书,然后上岗。现在有的是人需要育婴师,我不愁找不到工作。她信心满满,问题只在找什么档次的工作。
 
    罗英有个8 岁大的儿子,我很爱自己的孩子。或许是因为爱屋及乌,她觉得育婴师这个职业很不错,愿意花点心思和时间把它做好。她曾在长沙一家很有名的电子工厂里做过两年普工,后者专为华为、OPPO 等手机厂商生产配件,我天天上班,一天到晚看手机盖,一年四季忙得像个机器人,月入最多时有5000 元上下,但是等我做上育婴师后,每个月起码能有6000元。她说培训班结业后她将被公司安排上岗,工作地点仍然是长沙,但工种将大异其趣,自己要换副马甲不说,收入也会比以前当机器人时高出不少。 杨娟32 岁,来自中方县桐木镇,中专里学的是计算机应用,曾在福建龙岩的四星级宾馆做过前台,后来索性嫁到当地,做到了主管级别,月薪5000 多元,每月轮休4 天。
 
    2015 年因为家庭原因她离职回家,在怀化接连做了三年育婴师,为此考取了婴儿游泳技师证,底薪900元,月入4000 元左右。我做酒店行业时受的是五星级培训,做的是四星级酒店。她快人快语,显然对现状不是太满意,现在我想往上爬,要自立门户,所以必须搞这个(指家政行业)。我还要考取高级职业资格证书,所以需要深造。
 
    三年育婴师期间,杨娟每天要接手三四十个宝宝,为他们做被动操、抚触按摩、游泳等,经常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工作辛苦收入并不高,因为没证,她规划今后起码要做管理,然后自己当老板。凭她的经验与感触,众多宝妈看中你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你做得比别人好,所以要有专业知识,要有高级证书,否则只能依靠别人做事,不能获得宝妈们的信任,也就难有好的收入和发展前景。
 
    娄底新化人吴林云现为怀宇职业培训学校校长,曾经做过10 多年养生保健培训师,她之前所在的那家家政公司因为没有资质被整顿清理,选择与怀宇合作,这才名正言顺。我们这一期是初级育婴员培训班,一共41 人。她介绍,然后是中级育婴员,高级以上的才算育婴师。经她培训者悉为四五十来岁的农村女性,家庭条件大都不好,她们即便外出打工,也找不到好工作,不如学家政,做家政。从事家政行业,中年刚好是黄金时代。吴林云透露,她的学员涉及育婴师(员)、月嫂(母婴护理)、保育员、养老护理、小儿推拿等6 个专业,她认为家政服务(行业)永远不会落幕,更不会衰亡,除非让机器人全部取代,这起码在短期内不可能。
 
    家政服务行业很接地气,如今谁也离不了。尹寅郦认为,互联网+大背景下,很多行业都嫌人多、准备陆续裁员,唯独家政市场刚需始终难以得到满足,人手明显不够,国家也越来越重视这个行当,它的发展前景十分广阔,她的公司业务总是做不赢,我一下子实在想不起搞这个行当,有什么不好的地方。另一方面,她也发现家政服务行业人员流动性大,观念问题依旧魅影丛生,有人不愿意搞这一行,认为当保姆低人一等,少数雇主则三观发育不全,自认比老妈子高大上,言语间不乏非理性成分,有时恶语相向。
 
    尹寅郦透露,去年3 月份,公司有位家政服务员为市区一位雇主上门带孩子做饭菜,两个月后不小心把他家里的花瓶碰了一下,好像弄坏了,对方当即要求赔偿,阿姨却有足够理由说不是自己打碎的,而是前面上门干活的人打碎的,双方争执不休。后经家政公司方面了解,此人较挑剔,短短一个月内换了十几个阿姨,其中有人将花瓶有意无意打碎后挪了个方位,导致后来者不小心碰瓷。此事在雇主自行察看家中监控视频后不了了之。我们的阿姨上门带孩子,小宝宝让蚊子咬了,主人不说自家环境不行,反倒埋怨阿姨没带好,服务质量不高,孩子受伤害,就是阿姨的责任。尹寅郦哭笑不得,如今很多家政服务员接受培训后,宁愿去医院服侍病人也不愿意上别人家搞服务,原因就在这里。

快速导航

×